【你有多美】穿上白衣就是战士 去战场是使命与责任

1月28日

从接到任务到抵达武汉,仅仅只有24小时

1月27日夜里,得知驰援武汉的消息,我在忐忑中连夜收拾好了行李。

今天上午9点从玉环出发,医院举行了支援送行仪式。那一刻,面对孩子和父母,我心中有不舍,但疫情就是命令,必须马上出发。

台州医疗队一共8人,我是这批唯一一个代表院感的。在下午3点到达杭州与全省其他医疗队员集结。我们149人组建成了浙江省第二批驰援武汉医疗队,简短的出征仪式后,大家乘车赶往机场。

晚上10:00抵达武汉,外面有点冷,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,似乎连呼吸都要思索一下。

1月29日

我们入驻的医院是“天佑”

火神山、雷神山最近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,出发前也曾遐想过,一早这个答案就揭晓了,我们将入驻武汉天佑医院,字里行间也流露着上天的庇护。希望一切都能够快点好起来。

上午10点,专家来给我们做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防控和穿脱防护服的培训,结束已是下午1点多。下午,天佑医院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,并介绍了武汉疫情情况、天佑医院的基本情况及医院针对疫情采取了一系列措施。尽管心里有准备,但是这场战役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艰辛。

天佑医院是一家三甲综合性大学直属附院,医院现有职工1200多人,开放床位800张。医院把一幢600张床位的住院大楼腾空,专门收治新冠肺炎病人。这些床位就是我们接下来的工作任务,我们将与天佑医院的医务人员一起奋战。

1月30日

院感的任务就是保护我们的“战友”

医疗队的149人,分普通救治组、重症组和检验组共7组,每组四个医生、十个护士和一个院感科人员。医生护士保护病人,我们保护医生护士。医疗队的目标是做好自身工作的同时,强调大家做好个人防护,多少人来,就要多少人安全、健康回家。

为了这个目标,上午我们4位负责院感的同志,去了浙江首批医疗队驻扎的酒店,学习酒店大门院感缓冲区的设置情况。在吸收他们经验的基础上,结合自己的经验,在驻地酒店大门口设置了医务人员的通道,并按污染区、缓冲区、清洁区划分绘制了草图,下午便找工人进行了施工。这道门,就成了我们必须守牢的阵地防线。

同时,我们对外出服、酒店生活服、医院工作服进行了明确区分,要求绝对不能串区使用。我们做好监管,大家也都很自觉。

2月1日

普通病区变身隔离病房,院感工作从“零”开始

感控管理是传染病防控的重要一环。

天佑医院将普通专科病房改成传染科病房,感控管理几乎从零开始,以传染病房的标准对医务人员、病人的通道进行清污划分,难度非常大。

而我们的工作,就是把“不能”变成“能”,就是在“平地”挖出“战壕”。我们对病区的通道进行了重新规划设置,利用现有的有限条件,尽量减少感染的风险。普通病房600张床位通道改造后,预计能容纳300-350位病人。我们对接收病人流程进行规定,开展各种物资配备及消毒工作,进行医护人员一对一穿脱防护用品培训,制定穿脱程序并设计上墙,并拍成视频供大家学习。

2月2日

“没见过”战友的脸

我们工作的天佑医院,好几个隔离病区都收满了病人,大家的工作如往常一样。来之前有点怕,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,来了之后就不怕了,因为大家都忙着自己的工作,我也相信只要做好防护,病人就会平安,我们就会平安。

窗外的武汉很美,但是来不及欣赏。大家都局限于自己的工作和活动范围,尽量和人群、同事隔离开。我们在隔离病区工作,自身就是潜在的传染源,不管是在驻地、医院,还是路上,大家都戴着口罩、帽子,所以一起战斗快一个星期了,基本“没见过”同行战友的脸。

今天,我还把台州组的组长认错了。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装束,也许一两个月后,等我们回家了,都不知道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战友长啥样,但我们一定能记得在工作时那一双双坚定的眼神。

玉环市人民医院感控管理科护师 陈利